德甲

觅仙 第五百八十八章 正魔之战(十四)

2019-10-12 21:32: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五百八十八章 正魔之战(十四)

在大量灵光炮的掩护下,战船很靠近了魔修阵营;但与此同时,战船也受到了魔修大军的重点攻击,不少战船纷纷毁损。

正道修士纷纷从战船中飞出,与前方的魔修大军,展开正面交锋。

对大多数修士而言,正魔之战,此时才真正展开。

他们再也法远远的观战,或是仅仅祭出一些法力而已,现在他们必须与魔修近距离的厮杀混战,周围还不断有威力极大的大规模法术神通轰炸肆虐,稍一不留神,就会命丧战场。

率先从战船中飞出并冲入魔修大军的,则是大妖王率领的一众妖修。

那些体型壮如小山的夔牛妖,轰隆隆的冲向魔修大军,所过之处地动山摇,那些魔修施展的法术,被夔牛妖坚韧的灵皮抵挡,承受下来,但是那些低阶魔修,却根本承受不住夔牛妖群的践踏,不得不纷纷退散。

巨蟒、炎虎等妖兽,也纷纷冲出,刹那间便打乱了魔修阵营。

而那些妖禽,也时不时的向下俯冲,激射出一道道法术攻击,魔修若是稍有疏忽大意,就可能被这些从天而降的“冷箭”命中,非死即伤

有不少角龙一族的土角龙,钻入地底,然后突然从魔修大军的脚下钻出攻敌,引起多的混乱。

七剑宗的七名长老,仍然操纵着埋剑冢,向魔修大军深处攻去;虚灵门的大五行灵阵等手段,也都没有停下。

面对这远近结合、纵横交错的强大攻势,魔修大军一时间陷入了混乱之中

不过,立刻便有大量高阶魔修出手,施展出各种魔功神通,一一化解正道的各种攻势。

就连那些真身中期的魔头,也不再躲藏在大军后方坐镇,而是亲自出手、杀至战场第一线

“好你个牛老妖,当初明明答应本座不会派出妖族大军参与正魔之战,今日却食言反悔、岂不羞愧”一名真身中期魔修向冲在前方的夔牛族大妖王质问道。

大妖王却恨恨的回道:“你等竟然以本王爱孙要挟,对其设下了重重禁制,这笔帐,本王今日一并清算”

一魔一妖,话不投机,立刻便战成一团。

“我等也出手吧”极道人说道。

他说的“我等”,就是指当初参加秘密会议、答应出手牵制成名魔修的一于真身中期长老,其中也包括了李慕然这个唯一的真身初期修士。

这些人当初不答应也就罢了,既然收下宝物、答应了五名大修士要出手,此时就绝不能退缩,否则今后将法在中土修仙界立足――同时得罪五名大修士,那简直就是与整个正道为敌。

“云老魔,百年前的一战,你我未分胜负,不如今日再战一场”虚风老道率先飞出,指着其中一名魔修老者大声说道。

那魔修老者闻言冷哼一声,应道:“战就战,难道老夫怕你不成”

二人大概都是担心受到对方多名修士的夹击,所以不约而同的向侧面飞出,一前一后,一直飞出了数十里外,然后再动手斗法。

此时,其余的高阶修士,也纷纷“挑选对手”,或是指名道姓,或仅仅是看对方不顺眼,或是随意挑选一名对手,然后各自拉开距离单打独斗。

对于这些真身中期修士而言,在真身后期大修士都瑕抽身的前提下,只要不受到多名同阶修士的围攻,就有很强的自保能力,不太容易受损。

况且,这种规模的大战,个人的胜负对大局几乎没有太大影响。所以只要交手的双方不是有生死大仇的宿敌,都会互相默契的先试探对方实力,不会贸然就祭出自己的部手段,不会为了重创对手而施展出一些代价极高的特殊神通。因此,这种单打独斗,一般都不会分出胜负,也不会有伤亡,只是互相牵制罢了。

毕竟能修炼到真身期这个境界,已经极不容易,谁又敢轻易拿性命做赌注

即便认为对手的实力不如自己,也不敢倾尽力的强攻,而是以自保为主。

而如果双方恰好有大仇,那就完不一样了,那才是真正的殊死相斗,异常激烈,但是这样的情况,也只有两三例而已。

李慕然刚刚飞出正道阵营,尚没有“挑出”一名对手,就被一名真身中期的魔修认出。

“是你”这魔修乃是一名面如冠玉的中年人,正是当初入侵西域修仙界的西魔宗宗主玉面魔君。

玉面魔君认出了李慕然,一惊之余,冷冷说道:“你果然进阶了真身期你不老老实实的呆在西域、竟然敢参与正魔之战,真是自寻死路”

李慕然微微一笑,说道:“在下受了天璇前辈的传承,就是正道中人,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天璇传承?”玉面魔君一愣,惊呼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近闹的沸沸扬扬的天璇传人?”

李慕然笑了笑,算是默认。

玉面魔君顿时又是一惊,他百余年前见过李慕然,也亲眼目睹李慕然施展出了种种手段,所以自认为对李慕然的实力颇为了解。再加上当初李慕然还是个法相后期修士,进阶真身期的时间不长,修为也不高,所以玉面魔君对他有小觑之意。

但是,听到李慕然是天璇传人的说法后,他不禁多了一些重视。天璇道人当年号称天下第一修士,不仅是在正道中,在魔修中同样名气极大,当年有不少魔头败在天璇道人手中,所以玉面魔君不敢再小看李慕然。

李慕然之所以抬出自己的“天璇传人”身份,就是要让对方有所忌惮,好让对方知道自己并非可以随意欺负的普通真身初期修士,这样一来,对方也要多花一些心思在自保之上,不敢太过强势的狂攻。

玉面魔君与李慕然先后飞出一段距离后,便开始动手切磋。

果然,玉面魔君忌惮李慕然的天璇传人名号,只是向李慕然随手出几道魔气,并未强攻。

李慕然也乐于这样,他也只是出几道灵光,刚好化解对方的魔气,偶尔也还击一两道灵光,但也都是威力不强。

二人各自忌惮,正如大多数高阶修士那样,心照不宣的互相“配合”,反正只要将对手牵制住,就足以完成大战中自己应该承担的。

这种规模的大战,并非以一人之功可以力挽狂澜,他们之间的胜负,意义并不是很大。

真正决定胜负的,反而是那些数量极多的法相期、神游期修士,他们才是大军的主力;同时他们混战一团,死伤也为惨重。至于气脉期修士,则因为修为太低、神通太弱,根本难以冲到对方阵营中就会沦为炮灰,只能远远的施展出法力支援,效果也不是特别显著。

此外,气脉期弟子毕竟是各大宗门势力的根基,如果派出大量气脉期弟子出战,伤亡肯定十分惨重,即便赢下大战,宗门根基也会动摇,甚至有可能从此一蹶不振所以,这一次的大战中,参战的气脉期弟子并不多。

大战正进行的为激烈,也为残酷时,大多数高阶修士,却都在远离战场的数十里外单打独斗,或是三五成群的小规模混战。

他们远离战场,一方面是怕突然受到对方多名修士的夹击――那样就会十分危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真身期修士的手段太过强大,稍微不小心,就很容易误伤周围的低阶修士。

一场规模浩大的修士战争,在这片荒凉的戈壁滩上展开,战场足有百里范围,从云霄之上的极高处,到地面以下的深处,都有战斗爆发。

“听说星辰道友已经仙逝了?”并不激烈的斗法之余,玉面魔君忽然向李慕然问道。

李慕然微微点头,他需否认这一点。

玉面魔君轻叹一声,说道:“本君与星辰道友也算是相识一场,虽然当时各自道不同、出于对立之中,但本君对星辰道友的为人和神通,都是颇为钦佩。天山宗若不是有他坐镇,只怕早已经被本君拿下”

李慕然点了点头,说道:“星辰师兄也曾向在下多次提起阁下,说阁下言而有信,如果不是魔道修士,的确值得交往。”

玉面魔君苦笑一声,说道:“难道因为是魔道修士,就不能结交正道修士么?正魔两道,都是求仙之法,又何必分的这么清楚这场正魔之战,除了徒增伤亡外,又有何意义?”

李慕然心中一动,说道:“这么说来,阁下并不赞成这次正魔大战?”

玉面魔君点了点头:“本君起初也是极力反对,却不料五大超级魔宗的大修士,都赞同,而且十分坚持,一定要与正道展开大战。本君等人不但劝阻不了,反而被牵连其中,法置身事外。”

“五名魔宗大修士都坚持要大战?”李慕然愈发好奇,问道:“难道魔宗有必胜的把握么?否则五大魔修为何会如此坚决?都已经是真身后期的大修士,肯定不会轻易拿宗门兴亡冒险,也不会轻易挑起于戈”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在哪个区
北京熙仁医院专家简介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在哪块
北京熙仁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