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祈氏使魔第一百七十九章茫然

2020-01-21 07:16: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祈氏使魔 第一百七十九章 茫然

“可以结束的”我起身攥紧它的手,认真凝视它的眼眸,“只要你想……就可以结束。只要凌夜一句话……就可以结束人类那边我会去调解,这样下去根本是没完没了,生灵涂炭,报复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必要”

“我……”凌夜的眼中满满的动摇。

“主子千万别被她迷惑了灵王只是想削弱您的戒备,然后组织人类进攻妖界我们不可以相信她的鬼话”

“没错主子难道您忘记了一年前的事情吗?您忘记我们的同伴是怎么死的吗?灵王狡黠阴险诡计多端,必定是有所图谋主子不可以被欺骗趁着她没有灵力,赶紧杀了她杀了她”

所有的妖魔都叫嚣着,杀气蔓延,我看见护法们都看着凌夜,似乎在等一声令下,就直接冲过来杀了我。

凌夜看着我,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它眼中并没有杀意。

“我们走。”它淡淡开口,转身离去。

“可是……主子……”

“没听见我说走吗”凌夜低声怒斥道,所有妖魔都不敢吭声,灰溜溜地低下头。

“凌夜,等等,我还有话没说完。”我伸出手拉住它,凌夜淡淡扫了我一眼,挥手挣脱我的手,语气阴冷地对我说道。

“我不会再攻击人界,也会撤走驻守在月耀,珂闵和沐玄的妖魔,过不久就会放走白虎,但是净化污浊之气的事情你们自己去做,我不会在干涉人界的事。还有,去警告那些愚蠢的人类,不准再闯入妖界盘踞之地,也不许再捕捉妖魔”

“否则,胆敢犯我妖界之人,我妖灵王必诛之”

说罢,眼前便卷起一阵狂风。所有妖魔都消失在我眼前。

“等等……凌夜”

我朝着天空大喊,可是它们早已消失在空中,狂风平息。

我……还有话没说完呢……我仰着头望向天空,已经不见它们的踪影。

我望了望楼顶的莫老师一行人。他们同样盯着我,我重重叹了一口气,“莫老师,风千和廖清染现在跟白莜姑娘一起,把遗留在客栈的人们送出去了。不过照这样看,已经没有危险了。我也该走了,谢谢你们救了我。”

“你是谁?为什么和妖灵王……”莫老师从楼顶一跃而下,接着,其他人都跳了下来。

我一顿,语气平和地说道:“只是一只普通的使魔而已,不过,现在只是一只失去灵力的使魔。”

“我的名字叫做祈逸晨,也可以叫我使魔。”

“你是……灵王?”里面有一个男子忽然插话,“我在镜面通知里见过你不过你不是在一年前就死了吗?”

“我的确是灵王。只是昏迷了一年,还活着。只不过,现在只是普通人罢了,并没有什么灵力。”我垂下头,盯着脚下的白雪,“帮不了你们什么忙。”

“不会啊,你不是帮我们劝退了妖灵王吗?你简直是我们的英雄”

“英雄?呵呵……”我苦笑地摇了摇头,“我并不是……”

只是一个,普通到极点的死人罢了。

我转身离去,他们拦住我。那男子柔声说道,“你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吧,要不要暂时住在阳纶城啊?灵王大人重现人间,一定会有许多人感到高兴的”

“谢谢。不了。”我微微一笑回绝道,“我想一个人静静。”

“而且,我想回家。”

“我想要回去,天晶城。那里有人在等我。”

他们见状,也就不多阻拦,我道别他们。往一开始来的方向走去,渐渐便走出了阳纶城,来到了一片苍茫的雪岭。

“雪……”

眼前忽然飘下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从高空慢慢地轻盈飘落,如同美丽的花雨一般,将整个世界散成洁白无暇的颜色。

雪变疾,茫然之中,我似乎看见一抹洁白如雪的身影,站在我面前,它身着一席白衣,雪白的发色,殷红的瞳色,俊逸的脸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泊离……我忽然记起它的名字。

在赤瞳为我挡那一下的时候,我记起了所有的一切,脑中的记忆铺天盖地地向我袭来,把我淹没在无助的寒水中,将我击垮,令我崩溃。

我记起了所有人,所有事,以及我遇见过的所有妖魔。

祈岚,柳叶青,沧河,宫遥,宫旭,白叶霖,绿晗,白宇明,于皓文,凌琉,玖兰羽,玖兰舞,玖兰希,翊紫,矅紫,叶锦年,祈渊,澜沧,于钦文,鱼涯,冷左寻,白吟幽,银月和雅罗,白狐,红殇,荧,怜兰,泊离,月姬……还有琥珀。

他们的脸在苍茫大雪中浮现,又缓缓被雪所湮没。明明是那么清楚,却又慢慢变得模糊。

我忽然记不起他们的声音,只感觉呼啸而过的风声让我耳中嗡嗡作响。

其实想起一切也是件让人难受的事呢,就像有什么握紧心脏,痛苦得难以呼吸。

赤瞳因寒冷,钻回我的衣服中,找了个暖和的地方安然入睡。

我看着它,若有所思地呢喃自语道:“……赤瞳,对不起呢……”

若不是为了救我,便不会被打回原形,变为现在这副模样,我忽然好想那个对我露出一脸轻佻邪笑的它。

也许是因为严寒和慌乱,出现在我脑中的面孔越来越多,最后浮现出来的,是祈逸清,他的脸在我脑中浮现,定格,然后一瞬间被大雪所掩埋。

我缓缓跪在了雪地中,双手环抱着自己,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刺骨的北风呼啸而过,我的衣服和发尾沾上了些许雪花,结成了冰。

好冷……真的不是普通的冷。

那是一种贯穿身体,和心的冰寒。

面前忽然出现一个身影,我盯着那件熟悉的紫色长袍,有些诧异地睁大眼睛,抬头望了上去。

澜沧站在我面前,它身后是狂风暴雪的雪景,衬得那抹紫罗兰色愈发地妖娆。

“澜沧……”我低声自语道,语气夹杂着些许惊异。

“这……又是幻觉吗?我居然看见了澜沧?不对啊,澜沧怎么会在这里……不是……”

澜沧平静地看着我,伸出手将我拉了起来,手的温暖触感一下子让我有些失神,我呆怔地看着它,竟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它周身布下结界将风雪隔绝,一下子驱除了阴寒之气,将我一把揽进怀里,低声在我耳边呢喃道:

“好久不见了,使魔。”未完待续。

...

长春牛皮癣医院门诊
富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好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洛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邯郸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