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逆三国转 七〇——逆流

2019-10-12 18:1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三国转 七〇——逆流

站在贯中面前的男子,正是时光管理局前五位精英之一的阿里斯。

“你说捉拿通缉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贯中直勾勾地看着眼前这个不明身份的男子,那种自身体的各个角度所能散发的无形的气场,无一不指向着这个男子的来者不善。

“虽然你也是通缉犯,不过你很幸运,局长特意嘱咐我放你一条生路。”

“什么,我也是通缉犯?你究竟想说什么

?”

“哦……我差点忘了,你的那段记忆似乎由于某些原因而失去了,既然这样的话……”

当贯中注意到山羊胡须的男子的位移之时,他已经位于自己的身后。

“等一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口中的通缉犯究竟是什么意思?”

阿里斯找到了媛所在的地理位置,随即把她的身体轻轻地用肩膀架了起来,那个模样,活像是一个背着旅游行囊的过路人。

“怎么,你难道听不懂我的问题吗?”

阿里斯若无其事地从贯中的身旁经过,就在他想再一次打开传送轨道的前夕,贯中沉重的脚步声让他感知到了对方气势汹汹的杀意,但是,只是对着那条前进的轨迹用右手的食指轻轻一点,愈发靠近的脚步声和自己的距离又不可思议地逐渐拉开。

“我说过了,局长已经吩咐我不要对你下手,如果你不想让自己半死不活的话,就收起你的剑吧。记住,半死不活和放一条生路的效果是等同的,只是我还没有残忍到这个地步而已。”

贯中不断后退的脚步完全脱离了神经系统的支配,他努力地想从修正自己大脑的细枝末节上找寻到一丝的线索,却又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留着山羊胡须的男子与自己渐行渐远。

“原来如此,你和之前那个使用长弓的女子是一伙的吗?”

贯中仍未解开那些曾经企图夺走自己生命的陌生人的真实身份,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错综复杂让他的好奇心燃烧到了最旺盛的顶峰,要是不能从这个男子身上挖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他的这番好奇心必然会转化为一种强烈的自责。

贯中感觉到,自己不再后退了。所有的神经系统恢复如初。

阿里斯又一次尝试着打开传送轨道的入口,可是贯中的执着又让他的注意力不得不分了神,只见那把被夏侯惇的鲜血染红的剑身刚刚划过了自己的头顶,就在霎那之间刺向自己的腹部,阿里斯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了意图攻占自己身体领域的这把武器,眼中的和善转化为一股愠怒狠狠地灼烧着贯中的目光。

“在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之前,我可不会让你就这么离开的。”

“以前的你,可不是这么刨根问底固执己见的少年啊。”

——以前的我?

贯中的好奇心之火经过这番言语的点拨愈发旺盛起来,这个眼前的男子,既然用上了以前这样的修饰语,必然对于自己怎么也回想不起来的那段故事有着深刻的了解。

“既然你知道我以前的事情,那我就不能放你走了。”

贯中抽回了自己的无形剑往后跳了两步,而阿里斯仍未半点放下媛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等待着贯中的下一步攻势。

“看来,你是期待以一种另类的方式而活着了。”

阿里斯的手指指向了贯中手中的无形剑,口中似乎念念有词,贯中毫不在意对方的奇异举止,举剑发动了第三次的攻势。

然而,他手中的剑,并没有随同自己的身体一起前进,当空空如也的那种感觉遍及双手的感知细胞之时,贯中不得不回头张望,眼睁睁地看着那把无形剑悬在半空被定格的怪异景象。

“这是怎么回事?”

贯中猜想这必然和之前那个拿着长弓女子的遭遇战中的身体变得缓慢的现象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这也应该和自己在之前看到过的那七色的神秘花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尝试着回去重新握住了剑柄,但是剑身出人意料地无法移动,如同它和空气已经紧密地结合为一体。

“这么想用武器和我对决的话,还是等到下一次你实力提升了再说吧。”

“我说过了,今天你不给我一个正面的答复,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地放你离开。更何况,你现在挟持的人……”

贯中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拳头冲向了阿里斯,阿里斯冷冷地回应着贯中拳头中蕴含的那股热情,毫不在意地转身开启着传功轨道的大门。

“你这是在小瞧我吗?”

贯中刚想这么说,就又一次发现自己的动作和自己心中认定的方向彻底地背道而驰,双脚踩踏着近乎于毛骨悚然的倒退步,腿部关节诡异的运动路线,简直就好像要把自己的骨头彻底粉碎一般。

——原来如此,这下总算有点眉目了。

善于在战斗中反复推测敌人能力的大脑又一次迅速地运转起来,这样的速度,是继很久之前与张角的生死对决之后再也没有发生的景象。

——虽然我不知道你施了什么法术,但我现在的行为会违逆我的意志,也就是说,我想前进的话,我的身体就会执行后退的指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真是不明白,既然连那个小子都落了,杰尼斯大人为什么还要让我放着这个小子不管呢?恩?”

阿里斯听到了背后本该消失的骚动,当他转过头去决定一看究竟时,贯中奋力的右拳攻击在他的左脸上留下了一道印记。

“终于碰到你了……虽然你的能力确实很麻烦啊。”

“那不是什么能力,它有一个专业术语叫作癹,原来你连这个也忘了啊。”

阿里斯的处变不惊让贯中的心情有点小小的失落,只见他用手指了指背在右肩上的媛,毫不客气地冷笑道:

“而且,刚才你的那次攻击如果伤到了她,会是什么后果你也应该心知肚明吧。”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不要用女性做挡箭牌。放下她,让我们在这里决一胜负。”

“用女性做挡箭牌?”

阿里斯僵硬的表情从来就和丰富变化的神态没有任何的缘分,然而贯中的这一句话,显然让他的脸部神经变得活跃了起来,至少从那嘴角微动的反常迹象来看,贯中的这句话确实激怒了向来毫无火气的阿里斯。

“你这个在测试中依靠他人才进入局里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和我谈什么挡箭牌?那是你这个窝囊废才会使用的伎俩!”

贯中看着阿里斯,依旧一副困惑不解的表情,不过这一次的迷惑,又因为对方的辱骂而平添了助推火气的催化剂。

“恩,我又忘了呢……你根本就想不起这件事情。”

贯中拔出了深陷于阿里斯脸部的拳头朝后退了几步,他已经厌烦了对方今日三番两次的莫名话语,而在莫名话语中隐隐包含的嘲笑式的口吻,愈发证明这个对手不把自己的存在当一回事。

“行了,我和你浪费的时间太多了。就让我来告诉你,真正的强者,可是不需要你手中这样的无聊的武器的。”

阿里斯取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激光剑,但他并没有像贯中那样拿在手中,在打开剑身的开关之后,阿里斯把它随意地向前一抛,只见那把剑就像拥有生命特征的生物一般,悬浮在半空中伺机待发。

“去吧!!”

阿里斯用手轻轻一指,这把激光剑就像离弦之箭一般地朝贯中飞射而来,其在速度之上的电光火石,甚至凌驾于几日前那位女子所发射箭矢的频率,贯中只是感觉到热量不断地在手、脚以及左右半边脸的附近融化开来,等到他真正注意到这些热能的来源之时,他的身上已有多处挂彩,只是那并不是插入式的致命攻击,但这种程度的擦伤也足以让刚才毫无异样的身体产生一种不可抵抗的疼痛和麻木。

不经意间,贯中的左膝已经跪倒在地,那种臣服于他人的狼狈,好似贯中要欢送这个眼前的对手带着自己的同伴拂袖而去。

“好了,游戏到此结束,你破坏了我的心情,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阿里斯看着在那里低头不语的贯中,意兴阑珊地朝着打开的入口迈出了归程的步伐,距离他的身体消失在这道强光之中只剩短短2秒不到的时间。

——我又一次失败了吗?

——对于一个声称要保护女性的男性来说,我一次让她们失望了么?

——一次次的,我甚至在接受她们的保护。

——我这种怂样,还真如你所说……就是一个十足的窝囊废啊。

——但是,我受够了,我再也不想这样生活下去。

——让我,让我再一次找回那个时候的感觉,用我那股神秘莫测的能力和你一决胜负吧!!

强大的能量波动从阿里斯的山羊胡下方吹拂而过,阿里斯不禁为这个对手直到最后时刻仍不放弃的愚蠢感到一阵恼怒,但很快由于他回眸之所见不得不改变了看法。

贯中并没有维持刚才单膝跪地的那种奴隶一般的卑贱,而是挺拔地站在原地酝酿着什么新的战略,不知何时,他身上的创伤已经彻底康复,在他的正前方,出现了让阿里斯只有通过精力高度集中才能看见的一朵若隐若现的七色花。

北京华博医院到哪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有哪些专家
北京华博医院在哪的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北京华博医院在哪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