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破碎命盘 第六十四章 钟无声

2019-10-12 18:50: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碎命盘 第六十四章 钟无声

“小师弟,走了。看你的美女早就离开了,现在才想找人家,晚喽。”戚美然没个正经地玩笑道。不过龙渊对此也习以为常,不去搭理他。

说书先生刚要抬步跟上龙渊一行时,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陡然而至。

说书先生谨慎地打量着忽然出现的这个黑衣人,面色凝重起来,这个黑衣人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论起天赋,恐怕世间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你,以一介方士的身份最终做到了武道同修,打破这片世界的桎梏。”黑衣人面容被面罩遮去,对着说书先生淡淡地道。

“你是何人?”说书先生没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被对方看破,他暗暗运转体内真气提防起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你有什么计划,但是我的棋子你不能动。”黑衣人目光中散发出凌厉的锋锐,续道:“虽然你武道同修,但是如今也只能将一道不完整地念体送出天外宇界。以你目前的状态,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斩杀一道残缺的念体,我还是有把握的。你说呢,茅盈?”

茅盈神色一凛,双眼微眯。他知道自己今日是无法再见到想寻找的人,凝视黑衣人片刻后他身形稍微动了一下,凭空消失在原地。

黑衣人冷哼了一声,抬脚向前一踏,虚空中出现了一条漆黑的通路,一个眨眼的光景,黑衣人与通路便一起消失,冥冥无踪。

凌九天此时正在演武场的巨石上闭目养神,他双眼倏地一睁,看向了月光街的方向,自语道:“念体?”

七日后。

今日龙胤山庄来了一批客人,四个年纪在二十左右的青年和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起到了龙胤山庄的会客厅。

几个青年都身着清一色的半黑半白的交领长衫,少女则是一袭月白衣裙。青年俊逸出尘,少女脱俗清丽,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风采。

两个青年坐在客座,另外两名青年与少女站在座位后面。凌九天坐在最上方,苏东河与陈悫侍立两旁。

“这便是天心门的弟子吗?果然风采不俗。”苏东河见到大厅上的六人仪表风姿出众,心里也有几分欣赏之意。

天心门为玄门第一教派,执掌玄门牛耳。虽然玄门中派系众多,但天心门却一直处于其中的领袖位置。其门下弟子不像其他派系中拘泥执着于求道的方式,拘守于求道的途径,一心问道。所以天心门与其他派系在教义上没有过多的矛盾,在玄门中也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大道三千本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方式路途不过是过程,成道才是终点。

“凌掌门,晚辈钟无声冒昧来此,代家师天云道长向前辈问好。”客座中的一个面容颇为俊朗的青年起身对凌九天打躬道。

“既是代师前来拜访,贤侄不必多礼。”凌九天对钟无声点头,示意其坐下,而后道,“不知贤侄此来是要传达道长何事

?”

“晚辈并不是家师指派而来,而是奉掌教之命带几位师弟师妹去距此七十里外的方阴山剿灭一头魔犀,但魔犀攻击力强悍且浑身坚若真铁力大无穷,晚辈恐怕几位师弟师妹修行尚浅难以对付,故此冒昧来龙胤山庄拜访,希望前辈能让门下弟子帮助晚辈一行。”钟无声道。

“以你们现在的修为恐怕还不足以对付魔犀吧,魔犀虽是一阶异兽,但其攻击力与防御力堪比二阶异兽,只是体型有些笨重难以相抗真正的二阶异兽。这种级别的异兽恐怕即便是敝庄的弟子也难有把握对付。”凌九天略作沉吟后说道。即便以苏东河如今的修为,对付一只一阶异兽也必然是生死之战。更何况陈悫和其他弟子都不如苏东河,他显然不会让自己的弟子去冒险。

“前辈不必担心,晚辈一行已经探明了那头魔犀如今只是幼生体,而且是独居。我想以前辈弟子的能力加上晚辈六人如果对付不了这样一头魔犀的话,也当真对不起世人对龙胤山庄和天心门的赞誉了。”钟无声见凌九天有些疑虑,便解释道。

“既然如此,我便让几位弟子与你等同去,武门与玄门数百年不曾一起战斗了,现在让他们几个配合你们磨练磨练也好。”凌九天说罢便让苏东河去找盖昀景池樾几人,让他们五个与天心门的弟子一道去方阴山。

待苏东河带着几人出了大厅后,陈悫便问凌九天道:“师父,师弟们和师妹刚修习武功没多长时间,又不怎么上心,这次让他们去对付魔犀,会不会受伤?”陈悫自接受了感应洗礼以来,对这片世界有了许多新的认知,譬如玄门弟子的修炼境界,异兽的阶别与对应的实力等。他很清楚以盖昀他们如今的实力不足以对付一头一阶异兽。

“既然他们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也是该懂得一些道理的时候了,我尽最大的能力给昀儿他们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他们也正如我希望的那样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不过或许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昀儿他们过分地沉迷于自己的事情而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比如上次龙胤山庄与内院弟子比试,渊儿为了此事自行修习武功,又去格斗场参加比武,每天都落个鼻青脸肿。当时我在给你们指导修炼忽略了渊儿,这是我作为一个师父没有尽到关心弟子的,但是昀儿阿樾和美然却也不知道渊儿每日的去向,这不是为师想看到的。”

凌九天顿了顿,续道:“师兄弟之间的感情,比自己钟爱的事情重要。希望这次能让他们几个明白一些道理吧。”

苏东河带领六人去了客人厢房歇息,他便去找盖昀等五人。他的几个师弟无事基本不外出。盖昀常在房间摆弄圆凿与方枘,景池樾基本上在房里抱着个算盘三下五除二……

不出半个时辰苏东河便将五人找来,告知了他们要与天心门弟子去对付魔犀的事情。

苏东河将盖昀等人向钟无声几个介绍了一番,不过就在他想叮嘱几人注意安全时,他几个不正常的师弟便开始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魔犀?我想想得造几头机关大象能怼死一头魔犀。”盖昀双手叉腰道。

“听说犀牛的角价值堪比蓝田玉,是时候去研究研究犀角装饰了。”景池樾捏了捏下巴,两眼有些放光。

“没有做不好的食材,只有不上心的厨子,犀牛肉就是我下一个研究的菜色了。”戚美然兀自点点头说道。

苏东河嘴角一抽,他恨不得在这三个师弟头上每人敲两下。见到钟无声几人面面相觑的样子,他心里也直犯尴尬。

“呵呵,三位师弟倒是风趣得紧,既然人也齐了,不如现在就出发,早些剿灭魔犀为好,那魔犀虽然还没有成长起来,但是已经伤了不少人,早日为民除害迫在眉睫。”钟无声道。

苏东河交待盖昀几句后他们五人便与天心门的几位弟子出了龙胤山庄,不多时便离了月阳城城门。

盖昀几人中除戚美然外自进入了龙胤山庄后再也没离开过月阳城,不过他们进入月阳城以前都已经记事,对外面的世界也并非有多好奇。但是对于凌晴岚来说,外面的世界便如万花筒那般新奇。

远山叠翠,岚雾缭绕其间,那如黛色的山体又添了一笔朦胧绰约的风致,即便是以画圣的丹青妙笔也难以将这般风景描摹,九天绣女的春葱玉指亦不能将这种风景织绘。

山外青山,更有渺渺然兰若楼阁,于朦胧青黛中,施一点绛红。建筑遐远,无法窥其全貌,然其亭盖檐角铺就的红砖朱瓦最是亮眼,给整个远山之景点缀上了一丝生气。

群山围内或有汀渚,群鹤于水草间漫步,众凫伸长脖颈在水中觅食。玄鹤独立一足,白凫扑棱双翅。好一片生机盎然的天地。

凌晴岚一双美目似乎看不尽这城外世界一般,红润小嘴如红莲初绽,糯齿微露,双目扑闪似蝴蝶振翅,脸上的好奇表情将心底的清纯展露无遗。

“师兄,那山好漂亮啊。”

“师兄,我也想让爹在山庄里养些鹤,丹顶玄项,好可爱啊。”

……

凌晴岚见到新奇的事物便会叫一声师兄,然后跳脱如兔,玉指指向远方嚷嚷着龙渊一起看。

耳畔不时传来银铃一般的笑声,即便是天心门里的两个少女也被其感染,淡然的心境也因为山水之间的风情出现了一些涟漪。

钟无声看着凌晴岚纯净无瑕的凤目和仙女一般的俏脸上会心的笑容,一时间竟然呆了。他见惯了淡然脱俗,绝色倾城的道家女子,若说他们是雪山上的一株清白玉莲,不惹一丝俗气,那么此刻的凌晴岚便是世间的一株迷迭香,但有向往美好的俗心,总不免被其感染。

“呵呵,晴岚小师妹若是喜欢美景的话,我们玄门秘境中的景致可比这俗世里的风景强太多了。像我们天心门,天子峰上奇珍漫野瑶草遍地,奇石兀立,碧水萦回。更有飞瀑连天,绿潭如镜,若是到了晚间,一天二月对影三人,迷离妖幻,胜似人间仙境,堪比九天玉宫。”钟无声一脸温和,微笑说道。

“哦。”凌晴岚随意应了一声。

钟无声见凌晴岚对自己视而不见,心中也稍微有些惊讶。平素他在天心门中不知有多少师妹对其芳心暗许,即便是平日里的冷傲冰心的美女弟子见他笑脸相迎也会点头示意,没想到凌晴岚却不曾看他一眼。

宁德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雅安整形美容费用
贵港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宁德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雅安整形美容手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