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首部陕北语大词典面世始末出自一对父子手

2019-10-09 17:16: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首部陕北语大词典面世始末 出自一对父子手

杨进在整理《陕北语大词典》初稿,经过几十年的积累,编写大词典的资料装了近10编织袋。

杨明芳阅读《陕北语大词典》。

《陕北语大词典》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收集整理,陕北一对父子相继研究陕北方言,对其进行系统的整理、考证和释义,两人合作最终编纂成我国第一部大型陕北方言词典,共24卷200多万字,24000多词条。

《陕北语大词典》出自一对父子手

当你踏上陕北这块黄土地,初次听到陕北方言,甚至世世代代在这块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人们,很多人都不曾留意到,自己随处耳闻、随口说出的陕北口语,竟然是载入典籍的古汉语!

着名作家史铁生也曾感慨:“陕北人说古代话!”

杨明芳是清涧县柳沟里村人,1959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学院中文系,曾先后任清涧县档案馆、文化馆和县志办负责人,新编《清涧县志》主编。出于对语言学的爱好,他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收集、研究陕北方言,到80年代,其子杨进秉承父业,对这些方言进行系统的整理、考证和释义,两人合作最终编纂成我国第一部大型陕北方言词典《陕北语大词典》,共24卷200多万字、24000多词条。

这一巨作耗费了杨家父子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为使大词典所收入的词汇量足够大、足够翔实,父子俩纵览国学古籍、地方志及现当代文学着作数百部,涉足榆林、延安两地数百个村子和集市。

黄河流域的语言活化石

陕北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

陕北话与陕北民歌一样,是一种别具特色的珍贵文化遗产,是我国北方极具特色的一个语种。其中保留了大量的古音和古词,大量词语被记载在先秦典籍、汉魏文章、唐宋诗文、金元杂剧、明清小说、古代辞书和其他杂着中,是中国古代黄河流域的语言活化石。

陕北人口语中常说的“黑头虫儿”,意为民间相传吃父母的虫,比喻忘恩负义之徒。而这个词在元·纪君祥《赵氏孤儿》第二折、明·兰陵笑笑生《金瓶梅词话》第九十九回均有用到。又如“圪吱吱”一词,也作“格吱吱”,象声词,明·兰陵笑笑生《金瓶梅词话》第八十六回中提到:“摇得床子格吱吱响,王婆又问那里响。”这里用到的“格吱吱”与陕北方言中所表达的意思完全一样。

在现当代新老着名作家和诗人柳青、欧阳山、贺敬之、李季、丁玲、孔厥、葛洛、韦君宜、延泽民、路遥、刘成章、史铁生、忽培元、高建群、陶正、高红十和牧笛等的作品内,都保留着鲜活而生动的陕北方言。

李季《当红军的哥哥回来了》十二中有:“那时都是猴娃娃,可不能光凭你妈的那一句话。”这里用到的“猴娃娃”就是纯正的陕北方言,意为对小孩子的昵称;丁玲《一颗未出膛的子弹》中提到:“你到底是那搭人,你说的话咱解不下嘛!”这里的“解不下”用陕北方言读“hai bu ha”,全为去声,意为不懂、不明白;还有人们熟悉的贺敬之的《回延安》,可谓是运用陕北方言写作信天游诗歌的典范,也可以说是陕北方言成就了这首诗歌。

50多年辛劳结成硕果

“刚开始收集陕北方言并没有编着方言词典的想法,只是为平常的写作用,而真正有这种想法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日前,见到了75岁高龄的杨老,对于语言学的研究,尤其是陕北方言,他已经有了很高的造诣。

杨老独自收集陕北方言断断续续20多年,直到1987年,与杨老有同样爱好的、刚从绥德师范学校毕业的儿子杨进,与父亲一起有目的地开始整理收集到的方言词条,并有了编着《陕北语大词典》的设想。1992年,《陕北语大词典》的编着工作正式展开,把所有的资料输入电脑成了杨进每天的“必修课”,仅这项输入工程就用了近10年时间。在前期准备过程中,父子俩一方面利用从小就说得烂熟的家乡话进行回忆性记录,一方面奔波于陕北各地,在田间地头、集贸市场和他人不经意的交谈当中,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来宾治疗卵巢炎医院
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常德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来宾治疗盆腔炎方法
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